欢喜传媒的大赌局

正文:

→个人交流微信JRJmochou←

——

文|风声君

来源|风声岛(ID:fengshengdao)

01

唐山烧烤摊掀起的实名检举之风,已经刮到了影视圈。

就在今年6月13日,唐山烧烤摊恶性打人事件案发仅隔3天,女导演王一淳直接在微博上公开实名举报“老东家”欢喜传媒纳税虚假抵扣。

“编剧费用、导演费用、承制费用,我没有拿到一分钱,还要倒贴他们129万,不然就要把我自己剧本的版权拱手让给他们。”

“我只是要求退税,他们却想把我送进去。”

作为真人秀《导演请指教》的导演,王一淳不乏知名作品。

首部自编自导的电影《黑处有什么》获得了多个国内外电影节的青睐,就连极具分量的柏林国际电影节也邀请《黑处有什么》参加。

同时,王一淳编写的剧本《绑架毛乎乎》更是荣获上海国际电影节最具创投价值的项目。

极具商业价值的《绑架毛乎乎》也引来了资方的关注。

2020年1月,欢喜传媒旗下子公司欢欢喜喜与王一淳签订了承制协议,双方约定欢欢喜喜作为资方出钱,投资比例100%;王一淳成立公司静深影业,负责影片前期的开发和承制。

然而,也正是因为《绑架毛乎乎》,双方有了利益纠葛。

2020年6月4日,王一淳收到欢欢喜喜的问询,对方声称“共管账户中的支出与邮箱中财务表记录的款项不一致”。

对此,王一淳表明不一致的部分主要用于为剧组提现支付无发票的小额钱款,这是行业里常见的操作,欢喜传媒更是在筹备阶段就已经对财务流程知情。

然而,双方的战况却愈演愈烈。

4天后,欢欢喜喜决定暂停合作,公司相关负责人声称:“疫情之后公司重新评估了目前在推进的项目,出于商业决策,公司决定暂停毛乎乎这个项目。”

项目暂停了,投资钱怎么还就成了问题。

双方从投资款本金到税务抵扣“大战了八百回合”,多番争执终于在王一淳“实名举报”后,被舆论推上了风口浪尖。

不少网友劝退王一淳:“欢喜传媒这么大的公司,你斗不过的。”

欢喜传媒也确实是导演圈里知名度极高的一家大公司,张艺谋、王家卫、顾长卫……众多知名导演都与欢喜传媒签过合约。

仅仅成立7年的欢喜传媒,为何有这么大的能量?

此时仍是青涩文青的徐峥和宁浩,又是如何创立几近囊括了中国大半个导演圈的欢喜传媒资本局?

02

时间拨回到16年前,此时的宁浩还处于职业迷茫期。

宁浩执导过MV,一单赚了几十万,又拍了两个半途而废的电影,一口气赔了几十万。

折腾来折腾去,宁浩想要退出电影行业:“我对这个事情好像渐渐丧失兴趣了。”

然而,MV积攒下的口碑让不少投资人想要投他的作品,希望宁浩能继续拍下去。

刘德华就是众多投资人中的一个。

宁浩起初并未考虑用刘德华的钱,因为刘德华承诺的投资额度最低。但谈到最后,已然萌生“退圈”之意的宁浩被刘德华的一句话打动了。

“钱给你,拍什么你可以自己定。”

拿到了投资款,已经打算好不成名就“转行”的宁浩给管虎打了电话,讲明自己需要方言演员的需求,管虎拍了拍旁边小弟的肩膀,给宁浩推荐了过去。

宁浩还给陶虹发了个邮件,请求陶虹老师在电影中客串一下。

和陶虹共用一个邮箱的老公徐峥看到宁浩的本子,非常心动:“这是个难得的好本,免费我也可以参演。”

阴差阳错之下,“铁三角”宁浩、黄渤和徐峥胜利会师,合作电影《疯狂的石头》上映之后口碑爆棚,也拉开了后续几人在欢喜传媒的“囧”系列里再续前缘的序章。

03

囧系列的诞生也着实经历了一番坎坷。

在计划拍摄之初,手握《泰囧》剧本的徐峥信心满满地找各路投资人想要拉满2500万的预算,却被投资人嘲讽一遍,甚至有人一口还了个骨折价,“打个5折还差不多”。

不甘优质剧本吃灰的徐峥硬着头皮找上了光线影业的总裁王长田,手脚并用连讲带演了20分钟,终于争取到了2500万元的预算。

然而《泰囧》票房破了10亿,光线传媒收益超10倍,徐峥却只拿到了5%的拍片辛苦钱。

许是有了《泰囧》口碑爆棚收益却寥寥的“前车之鉴”,徐峥在筹谋拍摄第二部《港囧》时,一直想要谈分成,或者说,自己做投资人。

这边导演徐峥为自己向投资方的转型摩拳擦掌,那边热衷于打造自己作品的宁浩也心动了。

对于宁浩来说,作品是灵魂。拍摄自己想拍的,不受投资人的桎梏,是宁浩对电影事业最深的追求和向往。

也正因如此,宁浩才拿了刘德华数额最少,但自由度最高的投资。

那与其继续一直做导演,等待另一个“刘德华”,何不转型投资人?

徐峥和宁浩对于转型投资人已然意动,只差一个导火索。

04

有人瞌睡,就有人递枕头。

董平就是那个导火索。

董平与人相处很有一套。

大家都知道周星驰拍戏慢,董平却能让周星驰签下“7年5部电影”的合同。

陈可辛和王家卫都不是好相处的人,在和董平合作时,却都变得好相处了起来。

抛开与人合作,董平在资本运作上更是颇有手段。

号称“文化局第一壳王”的董平在电影商业化领域可谓是资深行家,不少知名大片的背后都有董平的身影。

顾长卫的《孔雀》,董平投资的。

李安的《卧虎藏龙》,董平联合监制的。

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董平发行的。

冯小刚的《没完没了》、徐静蕾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蒋雯丽的《我们天上见》、田壮壮的《小城之春》、姜文的《鬼子来了》……一系列知名作品均有董平在幕后牵线搭桥。

董平的资本运作能力极强,自1996年成立华亿影视后,董平先后与北大青鸟和保利合作,形成保利华亿,并于2005年将50%卖给香港上市“壳公司”友利控股,随后将自己的股份成功转身变现逾两亿。

在潇洒变现华亿影视后,董平又将手上的电影相关业务转入另一家香港上市壳公司“上联水泥”,并将其更名为“文化中国”,这家公司后来被阿里以62亿的巨款收购其60%股份,更名为“阿里影业”。

董平的股份也随即以逾30亿港元的价格转售给黄有龙赵薇夫妇,成功二次变现。

两次壳公司运作,两次成功变现,“文化局第一壳王”董平的运作能力可见一斑。

与徐峥和宁浩的欢喜传媒是董平做的第三壳。

不同于此时票房电影仍通过流量明星吸粉的行业主流,擅长商业化运作的董平早早意识到了电影终将步入“内容为王”的原创时代。

这与手握剧本和导演经验,想要做出自己原创作品的徐峥和宁浩不谋而合,再加上当时电影资本圈另一位大佬项绍琨,四人一拍即合决定成立以导演为运营核心的公司,“掌控中国影视剧原创顶尖内容的源头”。

想好了就干。董平带着宁浩和徐峥认购了第三家香港上市壳公司,随后将其改名为欢喜传媒。

在《港囧》上映前,董平更是帮徐峥将左手“真乐道”持有的《港囧》以1.5亿的保底价卖给了右手“欢喜传媒”。

通过一出“左手倒右手”,《港囧》赔钱了,上市壳公司“背锅”,徐峥的“真乐道”可以稳赚不赔。

《港囧》赚钱了,上市壳公司的利润上升股价上涨,董平和徐峥宁浩作为股东的股票价值又提升了一波,怎么算都不亏。

有了徐峥和宁浩的原创作品,又有了董平的资本化运作加持,《港囧》火了,顺利赚到巨额利润。

财大气粗的欢喜传媒开始趁热打铁陆续签约各类导演,逐渐拿下中国大半个原创顶尖导演,张艺谋、王家卫、顾长卫等皆是座上客。

05

那么,已经手握海量导演资源,“掌握了中国影视剧原创顶尖内容源头”的欢喜传媒,为什么连年亏损?

疫情之下,又为什么连王一淳《绑架毛乎乎》500万的投资都要回撤?

细数近年欢喜传媒签约的大导演们,无一不是有知名度有国民级重量作品的大导演。

而签约大导演,也就意味着需要付出更多的薪水。

为了让这些大导演入股,欢喜传媒“流血”签约,确实下了血本。

以2016年签约的大牌导演为例,为了吸引王家卫、张一白、顾长卫和陈大明入股,欢喜传媒付出了价值2亿余元的股份。

然而,原创内容的源头有了,原创内容呢?

以欢喜传媒与王家卫的合约为例,欢喜传媒计划签约王家卫拍一个共18集的网剧,并为此支付了1亿元的股权,协议中王家卫的责任却仅仅是“至少导演1集”。

比起208万元一天的“一爽”,欢喜传媒的“一卫”的钱似乎更惊人。

“电影咖”在网剧中“挂名”的现象在业内并不罕见。

06

近年来不少知名电影导演陆续“下海”出现在网剧导演和监制的名单中,试图在日渐增长的线上媒体市场中分一杯羹。

就连张艺谋也与欢喜传媒签约合作了网剧项目。

然而,虽然名导下场为网剧拍摄的池子吸引和注入了不少资本,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过去受限于资金成本而粗制滥造的网剧服化道品质,但在原创网剧内容的提升方面,影响力却着实有限。

不可否认的是,知名大导的电影受众与时下的网剧受众基本完全是两类群体。

老一代的电影导演受众多为70后和80后,而网剧的受众主力则明显还是伴随着互联网长大的90后和00后,跨越了20年的两代人之间,喜好本身就有着较为明显的差异。

网剧和电影的商业模式也不尽相似。

一部好的电影往往需要字斟句酌,从服化道到剧本,都需要追求极致,这也往往意味着电影大导的“低产”,

毕竟,电影还是一项补充性的娱乐活动,需要足够好看才能吸引观众用脚投票走进电影院。

而网剧则不尽然。

比起电影,网剧对于90后和00后而言更像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吃饭时为了“下饭”看个剧,临睡前为了休闲随便追两集,这也决定了网剧出版方需要“高产”来抢占市场,毕竟比起“剧荒”,一些质量相对一般的网剧也就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然而,欢喜传媒当初为了“掌控原创顶尖内容源头”,下血本签约的都是顶级大导。

他们在电影拍摄上有着极深的造诣,却也因为自身对作品的高质量追求而注定“低产量”,更是因为过去成功的思维定式,本身与年轻的网络受众群体就存在着一定的隔阂。

巨额投资之下,网剧的数量和质量却寥寥,欢喜传媒连年亏损,甚至连当初投出的500万都要“反悔”也就不让人意外了。

07

欢喜传媒只是电影业“改朝换代”的一个缩影。

疫情之下,整个电影业都受到冲击。旧的IP因为套路过久已经基本被拍烂,新的媒体市场却还尚未形成定局。

欢喜传媒打的一手旧市场通过IP吸引现金流,新市场通过流血签约导演形成竞争力的好算盘。

然而原创源头有了,原创内容却寥寥。

“囧”系列IP用尽,流血签约导演之后,欢喜传媒依然没有解决网剧原创内容瓶颈的问题。

而缺乏有竞争力的原创内容,资本运作也就失去了土壤。

此外,虽然电影业因为疫情影响而冲击极大,但网剧市场仍处于初发展的新兴时期,商业模式和市场需求都还在不断探索的前期“亏钱”阶段。

即使是优酷、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也是背靠BAT的大厂资源才得以生存。

而欢喜传媒背后没有雄厚资本支撑,近年来累计亏损的数值却已然高达14亿港币。

内忧外患之下,欢喜传媒的困境或许才刚刚开始。

参考资料:

1.网易号:2012年,拍完《泰囧》后的徐峥与王宝强,为何不再合作了?

2.腾讯网:徐峥创立的欢喜传媒税务虚假抵扣?干一年倒找100多万?

3.搜狐:欢喜传媒崛起之前,文青徐峥宁浩加上资本玩家董平,为何巨亏20亿?

posted @ 22-08-03 04:22  作者:admin  阅读量:
梦想彩票平台,梦想彩票官网,梦想彩票网址,梦想彩票下载,梦想彩票app,梦想彩票开户,梦想彩票投注,梦想彩票购彩,梦想彩票注册,梦想彩票登录,梦想彩票邀请码,梦想彩票技巧,梦想彩票手机版,梦想彩票靠谱吗,梦想彩票走势图,梦想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梦想彩票 @2014

Powered by 梦想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